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络优化 > 正文

朴树为什么不露面了?朴树这十二年让大家久等了

朴树自从2003年发行专辑《生如夏花》之后,便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,直到2014年在韩寒主导的电影《后会无期》中演唱主题曲《平凡之路》,才再度回归大众视线。那么朴树这十多年都去哪了?为什么不露面了?日前,朴树发文称这十二年让大家久等了引发热议。下面来看看具体情况

朴树为什么不露面了?朴树这十二年让大家久等了

朴树为什么不露面了?

朴树,本名濮树,中国大陆歌手,音乐人。1973年11月8日出生于江苏南京,1994年毅然放弃首都师范大学学业,开始其音乐创作。1996年10月正式成为“麦田音乐”签约歌手,为简略笔划而定艺名“朴树”(PuShu),在麦田制作《青春 无悔》期间录制首支单曲《火车开往冬天》,1996年底推出后成绩斐然。1997年5月参加深圳“97青年节新音乐庆典”,1997年底开始进棚录制首张个人专辑。朴树在沉寂9年之后复出歌坛,于2013年10月26日首次在北京举办大型演唱会“树与花”。朴树的代表作品有《那些花儿》和《生如夏花》等。

2014年,阔别十年,朴树献唱韩寒导演电影处女作《后会无期》主题歌《平凡之路》。

朴树绝对算得上歌坛的一个异数,他只是要做自己的音乐,从来不在乎是否能走红,但2000年春晚上演唱了一曲《白桦林》之后,他还是一塌糊涂地红了。他的两张个人专辑《我去两千年》、《生如夏花》广为传唱,被誉为“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”——“人们一直期待的城市感与时尚感终于回归。

朴树在歌唱之余,还主演了两部非常文艺的电影——高晓松的《那时花开》、张元的《海南 海南》,这两部小成本电影的反响远不如他的歌坛成绩。2005年之后,朴树逐渐淡出歌迷视线,没有新专辑、没有新歌、没有电视演出,就连他曾经的东家太合麦田唱片公司企宣一年也难得见他一面。

朴树近期最大的动静就是参加了去年8月、11月在京沪举行的“怒放——摇滚英雄演唱会”,唱的还是老歌《生如夏花》《那些花儿》。在演唱会发布会上,谈及这么多年来没有新作的原因是“我觉得唱歌、写歌、发言都是当你有话想说的时候,但是当你无话可说时,我觉得沉默就可以了,没话找话是我不能接受的。”还好这种状况已经成为过去,朴树说,去年开始,他又有想表达的东西,也有创作新歌。

一年不工作老婆也不介意

相较于朴树的“深居简出”,他的老婆、影视演员吴晓敏倒是非常活跃。眼下,她正随话剧《天堂隔壁是疯人院》巡演,记者采访时,她也大方地聊起小朴和婚姻。她说,朴树现在“早睡、早起、锻炼、跑步。”两人想上街了就牵手上街,被人发现了,签名、拍照都可以。没被发现也不会失落,都没把自己当明星。“我们走在一起快十年了,而且走得很扎实,就是两个字——简单。”

朴树如此“清闲”,吴晓敏一个人养家会很不平衡吗?她笑着否认:“是他养家,一切都是他,我看存折上的钱还是挺多的。”对于朴树新一年的计划,吴晓敏称,两人没谈过这个问题,“我觉得没什么,就算他一年不工作我也不介意,哪怕他一天什么都不做,看看蓝天、听听歌,我也喜欢他的生活方式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不用管着或者被管。”

朴树这十二年让大家久等了

我病了很久,没什么具体的病。就是西医指标一切正常,中医一看身体全部乱套,也许是长期抑郁造成的。我从中学就有点抑郁,一直是那样。当然抑郁也没抑郁到会产生“我过不下去了”那种想法,只是常年都是看什么都不顺眼。

当你没健康的时候真是太可怕了,所以我养成了现在这种生活。我觉得人应该要符合天道,人得学会了解自己。《身体使用手册》是启蒙刊物,看了这本书,就觉得我其实根本对自己的身体都不了解。人怎么喝一杯水,什么是生病,都不了解。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,所有的标准都崩溃了。你发现,你生活了那么多年,你的基本准则都是错误的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开始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
大病之后就知道必须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还知道身心是一体的。我一直在发现自己的人格,发现自己心里面有隐秘的东西,就是我一直忽视的那些东西和我不愿意面对的东西,我觉得应该完善自己的人格。

2010到2011年,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作家李海鹏,他对我影响特别大,他的一本书《佛祖在一号线》,让我第一次开始不只是关注自己了,我觉得这个社会在发生这么多事情,有那么多不公平,真的完全开始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,然后也愿意为别人做点什么。李海鹏有篇文章叫《命运自有其时间表》,这篇文章不是他最好的文章,但是他说的真是那样一回事儿。

那么些年发生了太多事,不是非要用十年或一个特别长的时间来死乞白赖地出一张好唱片。不是这样。是这十年,才找到了愿意去做唱片的状态和外部条件。

我没有在《生如夏花》之后突然消失,而是混了好久才消失。那时候应该是09年吧,和之前的唱片公司的合约到期了。之后不再愿意跟公司合作,阴差阳错地,就觉得和这个行业隔得那么广,现在看来,还挺好的。

独立做音乐这个事情,外界说得特好听,但实际上真的很难,真的非常难。有时候真的觉得挺孤立无援的,但是,即使再难的时候,还是觉得,如果让我再次选择,还是会这么选。如果我还在这个行业里面的话,一定会被这个行业拖着,做很多维持那个位置的事情,而结果只有一个,就是,你已经丧失了做音乐的快乐,连初衷都没有,会变得很空洞。

我不是行业的操作者,不了解那些数字。在我看来,没有好唱片,没什么有魂儿的歌。大家好像都忘了歌应该怎么写,好像都忘了歌该是什么样。跟行业保持距离的这些年,我的头脑更清楚了,也知道了我要什么,要做什么样的人。到底还要不要做音乐,我觉得我想清楚了,可以再回来。

音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直至现在,音乐都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,没了这部分,我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过下去。这跟怎么谋生没有关系。即使没有唱片这些介质,我还是特别想分享,所以希望,所有人都是这样,音乐一直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。希望大家都是在同一频率振动才好。听音乐也是如此。听音乐没有必要借助什么缅怀青春才能听音乐。对我来说,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特别爱听音乐,好的音乐,不用任何名义随时都能给我感觉。

这几年歌写了特别多,一直在找一个从内到外,都愿意去做唱片和都可以去做唱片的状态。我组了一个乐队,去年一年都在花精力玩乐队,“树与花”对我来说是一个总结、一个契机。我把过去的所有歌都现场排了一下。

而我,不是什么榜样,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已。这个社会太单一了,太乏味了。对于我的生活来说,也是个试验品。我也不知道会怎样,也企图找到我的榜样。随着岁数越来越大,我就觉得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解决。

我观察过,在我的生命里面,凡是我喜欢的人,每个人都是问题成堆,都在处理自己的问题。

现在每天我都会跟狗玩一会儿,三顿饭,一顿不落,可能跟人的交流比较少。其实我不想做一个封闭的人,而且在我最封闭的时候,都特别清楚:人,他有他的社会角色,他应该是开放的。除了最崩溃的那个时间段,我也一直在接收信息,在学习,去了解不了解的东西,而且也愿意跟人交流。封闭是不对的,人如果不交流的话,就不了解。我会去尽量解释别人对我的误解,如果解释不了,那就只能这样吧。

我每天都会锻炼,只要没有采访排练这样的工作的话,去跑步、去走路、去爬山。这两年,和我媳妇儿暂时都没想过要孩子的事情,但是我们都能接受这个事情了。原来没有要孩子这样一个概念,觉得是一个不存在的事情,而现在可以接受了。

现在希望做个简单的人,简单、健康、人格尽可能健全的人,而我在实现中……我从36岁开始那一年,真的就变成另一个人了,而且我现在远看着这个人变得越来越成熟。客观上也造成让我现在想把一切都慢下来的状态,虽然挺痛苦,但是我觉得有点想享受一下不一样的生活。

希望无论到什么时候,音乐都是所有人生活里的一部分。音乐也不是信仰,音乐是无与伦比的乐趣。

朴树,这个没有烟火气的歌手。也正因为他的某些特质,所以他离开的越久,就越让人想念。 2015,期待朴师傅“好好地”归来。

本文章由 于2018年01月04日发布在网络优化分类下,您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转载请注明:朴树为什么不露面了?朴树这十二年让大家久等了-十优工作室
关键字:, ,

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!

更多

发表评论

你的大名(必填)

你的邮箱(必填)

你的网站(选填)

评论内容(必填)

😉 😐 😡 😈 🙂 😯 🙁 🙄 😛 😳 😮 mrgreen.png 😆 💡 😀 👿 😥 😎 ➡ 😕 ❓ ❗